就爱她娇柔造作第8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19-11-241举报小编:user26

微博热搜爆了。

【姜以柔演技】和【颜映菡自黑】这两个词条被顶上了热搜榜第一和第二。

姜以柔和颜映菡试镜的都是女刺客这个角色。剧中女刺客打算退出组织,交换条件就是完成最后一单任务,而她在行刺的时候,才发现目标对象是小时候在水灾中和她走散了的弟弟。而试镜的片段,就是她装扮成舞娘,在陪相逢不相识的弟弟饮酒时,通过弟弟左手手腕内侧的一个伤疤将他认出来的那一幕。

这段戏全程都没有台词,只能用眼神和动作来表达人物内心的情感变化。

颜映菡对这段的演绎,可以说是非常的平,平面的平。表达惊讶,瞪眼;表达担忧,瞪眼;表达伤心,还是瞪眼……而除了瞪眼之外,她对女刺客冷酷、决绝、雷厉风行一面的演绎,就是面无表情。

而反观姜以柔的表现,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层次感。一开始做任务,没有认出弟弟时,她扮演的舞女,眼神妩媚妖娆,却又暗藏杀机。灵动的手指在替弟弟斟酒时不经意地划过他的脖颈手臂,危险又迷人。然而在看到弟弟手腕上的伤疤时,她眼神里有震惊,有感慨,有叹惋,继而转为对弟弟的担心。从镜头里能清楚的看见她眼中盈盈的水光,然而又被她强行压了下去,换成了强作镇定的冷漠表情。为的就是不让同伴发现她的反常,从而能伺机救下弟弟。

这段无台词的表演,被姜以柔演出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境界。

和颜映菡那段浮于表面、lianpu化的演绎一对比,高下立判。

《盗亦有道》的这段试镜片段一出,那些原本幸灾乐祸等着吃姜以柔瓜的网友,一半人打脸了,另一半都真香了。

更可怕的是,颜映菡的一些路人粉当场爬墙。

【***靠靠,这是姜以柔?原来姜以柔是有演技的!!!】

【以为是个青铜,没想到是王者233333】

【我本以为她只有颜,然而……真香!我要去加入姜糖了。】

【不好意思各位,我也要爬墙了……古德拜~】

【爬墙有理】

【爬墙有理+10086】

【所以,颜映菡为什么这么想不开,这么上赶着给自己招黑?】

【所以其实,颜映菡是低配版的姜以柔?世纪娱乐这是看姜以柔太能赚了所以都要培养这个类型的?】

【涨***了,我从没见过谁内涵别人,把自己给内涵得翻不了身的……牛批牛批(点赞.jpg)】

【颜映菡要是把她在微博上的演技运用到戏里,也不至于演成这狗样子。】

【啊啊啊啊,以柔小姐姐好样的!】

【我家小仙女最棒了!我看谁还敢说我家爱豆是壁花!哼!】

【之前乱喷以柔姐姐的那些人,不出来道个歉吗?真的不道歉吗???】

【呵呵。混淆视听的吧,有演技又怎么了,有演技能证明她没睡导演吗?】

【楼上的三观和脑子被狗吃了吧?还是颜映菡的粉丝来洗地?】

【颜映菡这出戏编得不行啊,这打脸打得……啧啧。她怎么有勇气跳出来内涵姜以柔的?】

【颜映菡亲自上阵,向我们展示了‘***’的自我修养。(鼓掌.jpg)】

【我安还是我安,绝不会在质量上妥协的。真金不怕火炼!看好姜以柔,看好《盗亦有道》。】

【呜呜呜,刺客小姐姐这身打扮太飒了,姜姜的眼神,又坚韧又让人心疼。为姜姜打Call!】

至此,之前的各种姜以柔‘睡上位’传言,不攻而破。虽然依旧有部分黑粉揪住之前酒店照片一事不放,但终究是大势已去。大部分人因为这条试镜片段,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电影本身。众网友们对电影的期待度节节攀升。

*

深夜一点,李承安走出工作室的大楼。

路边停着一辆深海蓝的迈巴赫。

李承安走到副驾的位置,拉开门径自坐了***。

“哟,什么风把顾少您吹过来了。我还有这荣幸,让您送我回家?”

顾骁嘴角微微上翘:“来还债。”

说毕,他单手轻扯方向盘,脚尖微点油门。迈巴赫犹如公路怪兽一般,瞬间驰入夜色中……

两人去了一间会员制的酒吧。这里只对VIP客户开放,环境优雅、安静。

李承安和顾骁碰了碰杯:“祝贺你,终于上岸了。你家老爷子这下终于不用成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李承安说的‘上岸’,自然是指顾骁从特种部队退伍这事。

顾骁垂眸,淡淡道:“也没什么值得恭喜的。”

李承安一仰头,灌下杯中的酒,继而晃着手中的空杯子,斜睨着顾骁:“你丫就是一神经病。我当年就觉得你有病。放着好好的家业不继承,非要去干那卖命的行当。九条命都不够你死的。”

顾骁安静了一会儿,思绪似飘远。

半晌才道:“总有人要做这行。”

他转头,冲酒保做了个手势:“再给他来一杯Tequila Sunrise。”

李承安接过酒保递过来的鸡尾酒,摇了摇头:“那你现在怎么想通了?之前倔得跟头牛似的。”

顾骁手指微微转动着高脚杯,凝神盯着杯壁上复古的花纹,没说话。

李承安目光犀利地看向他:“你和姜以柔什么关系?你可从来不向朋友开口提要求的。这还是头一回吧,你找我帮忙。”

顾骁清浅地笑了一下:“八卦。”

李承安一脸‘你俩肯定有猫腻’的表情,凑近了几分:“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以前在部队的时候,不是有个很喜欢的小女朋友?”

顾骁眸光微闪:“不是女朋友。”

就他们当时那种关系而言,的确不算是女朋友。然而在那种情况下,他的确也没办法做出任何承诺。也没办法做出任何解释。

所以姜以柔讨厌他,甚至恨他,他都认。毕竟他确实伤了她的心。

李承安一脸揶揄,用胳膊肘捅了一下某人:“我可听强子他们说了,这么多年,也没见过你对谁动过心,唯独就那个小女孩儿不一样。还说你之前去中东那边出任务,遗嘱上写的就是她?”

顾骁微微蹙眉:“你们这帮大老爷们儿是不是没别的事干了?怎么跟女人似的,喜欢在背后嚼舌根。”

李承安摊手:“你没有别的事可以八啊。唯一的乐趣,还要给我们剥夺了不成?哎,所以你和你那个小女朋友,有后续吗?”

顾骁灌下一口酒,嗤笑:“人早跑没了。”

李承安哈哈大笑,样子忒没心没肺了:“这哪家的姑娘啊?这么有个性!你穷当兵的时候把你当偶像崇拜,你现在发达了,反而不搭理你了?”

李承安摸了摸下巴:“她不会是个制服控吧?”

顾骁眼神一凛,似陷入沉思。

李承安看的眼神转为同情,拍拍他的肩:“没良心的小丫头,也不用老惦记着。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顾骁不置可否。

李承安看了他一眼:“诶,不过说真的,你怎么会想起要帮姜以柔?你们很熟?你知道,她在圈内的风评……”

顾骁忽然抬头,眼神犀利地向李承安这边看过来。

“风评怎么了?你不也让她出演你的新戏了?”

李承安咳嗽一声:“哎,也不是……嗯,你去看看她过往那些综艺就知道了,这身骄肉贵的,比林妹妹还林妹妹,那叫一个矫情,作。不过嘛,工作归工作,私生活是私生活。我和演员合作,只看他们的演技和可塑性。”

顾骁看着他,眼神里充满不屑:“你不是导演?不知道综艺都有剧本的?”

李承安碰了个软钉子,摸了摸鼻子,心说综艺是有剧本,不过怎么演还是全看演员自身修为。演电影是演角色,演综艺是演自己,可差得多了去了。

不过顾骁的连环怼忽然让李承安有些回过味来,他看向顾骁,瞬间惊了:“那个小女朋友,就是姜以柔?!”

顾骁又不答话了。

李承安搔了搔脑袋,这年头的富家子弟,一个比一个眼光毒啊。

他还以为,以顾骁的性格,一定会喜欢金刚芭比这种类型。

没想到……啧啧,真是城会玩儿啊。

*

“你想好了吗?做任何决定,都要三思。”徐静十指交叉,放于膝上,微微笑着。就算谈判处于不利的状态,她也要维持她总裁的B格。

姜以柔也跟着微笑。她想摆脱世纪已经想了好几年了,还思什么思。而且徐静都能做出找人在网上黑她这种事了,怎么还好意思问出这种问题。

姜以柔盯着徐静的脸皮,礼貌地回应:“多谢您这几年的照顾。”

徐静收了笑。

“你父亲的债务,还清了吗?”

姜以柔轻快地点点头:“多谢徐总记挂。上个月刚还清。”

如果不是因为父亲的债,她怎么可能容忍徐静扒着她吸血,一吸就是这么多年。

徐静冷冷看着她:“你知道,你跟公司签的是十年约。现在解约,你要付违约金的。”

姜以柔依旧愉快地点了一下头:“我知道。所以违约金我已经准备好了。”

徐静冷哼一声:“我建议你,仔细阅读一下我们合同上的条款。上写得很清楚,如果你提前解约,要支付两千万的违约金。你上个月才还清债务,手头上应该不太宽裕吧?违约金必须一次性付清,我们不接受分期付款。”

姜以柔看着徐静,眼神里带着揶揄。利润二八分成就算了,一个经济合同违约金叫上了两千万的天价,也只有徐静才做得出这种事了。

姜以柔笑了笑:“徐总您忘了,我之前不是签了《血性好儿女》这档综艺?我记得,这档综艺的报酬就是两千万。这档综艺,就作为我送世纪娱乐的饯别礼吧。”

徐静到底是没忍住,对她怒目而视:“姜以柔,你什么意思?!这综艺本来就是公司帮你签的!”

姜以柔摊了摊手:“是公司签的,不过也是因为这综艺指明邀请我参加啊。徐总贵人多忘事,节目组答应捎带一个颜映菡,也是因为我同意参加的缘故。您说,要是我宣布退出,他们还会不会带颜映菡玩儿呢?”

《血性好儿女》是由陆军政治部电视艺术中心和榴莲台联合制作的原创国防教育综艺。节目请了八位性格标签各异的明星,四男四女,深入一线部队,在陆军各个兵种经历两个月的真实军营训练,看他们如何克服重重困难,历练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这档节目还未开始录制,就受到了多方关注,上面也是极其重视。徐静就等着颜映菡通过参加这档综艺,脱胎换骨,***打响她的名气。

徐静胸口微微起伏,瞪着姜以柔,一时有些喘不过气。

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挑战她的权威。

姜以柔走,是在徐静预料之中的。这也是她为什么这一年来力捧颜映菡的原因。只是,她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颜映菡目前还不成气候,如果姜以柔走了,那世纪娱乐很长一段时间将陷入青黄不接的状态。

徐静顺了一会儿气,才勉强开口:“你要是不满意目前的分成比例,我们可以作调整。”

这是威逼不成,便改为利诱?

姜以柔微微挑眉:“哦,是按我喜欢的比例调整吗?”

徐静长吁一口气:“你想要多少?”

姜以柔柔媚一笑:“还是二八。不过,这次是你二,我八。”

徐静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她像是被抽干了力气,整个人迅速地苍老了一般。

许久,她面无表情道:“还是那按你说的,解约吧。不过说好的,《血性儿女》的录制你必须全程参加,进账归公司,抵你的违约金。”

姜以柔:“也别说了,签个补充条约吧,就把这条加***。然后我们就两清了。”

以她对徐静的了解,说出口的承诺比屁还不值钱,出尔反尔的事更是犹如家常便饭。跟徐静谈条件,务必事无巨细的落到纸面。

徐静咬牙看了姜以柔一会儿:“……行,我会让法务部和你接洽。”

相关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湖北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