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骨情深偏执霍少的心尖宠第4章 没有下次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时间:2019-11-240举报小编:user45

霍昀长身玉立,黑眸淡漠,垂在身侧的长指蓦地紧了两分。

在莫笙笙眼里,他似乎没有任何反应。

几秒钟的光景,像一个世纪那么长,久到时光都仿佛停滞了。

她的灵魂被撕裂成了两半,一半是父母谆谆教诲的自尊自爱,一边是心底里不断上涌的羞耻和不堪。

终于忍不住退开,她无声的望着他,似乎在问,这样可以了吗?

她红着眼睛,强忍泪意的样子让霍昀的心脏狠狠震了一下,可她的这份绝望,是为了别的男人。

“把男人玩弄在股掌之间的莫家大小姐,就这点本事?”霍昀露出讥讽的笑。

带着厌恶的轻薄话语,宛如一个巴掌,将莫笙笙的自尊狠狠扇在了***里。

她苍白着一张小脸,张了张嘴,却没能吐露出一个字。

天旋地转间,莫笙笙被他一把按到墙上。

“告诉我,他有没有碰过你?”

额角一根青筋隐隐跳动,霍昀大掌捏住她纤细的脖颈,眼眶猩红,宛如从地狱中爬出来的魔鬼。

“咳咳...”莫笙笙无力地抓着他的手,喉间氧气越来越少,“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么......”

一样卑鄙无耻,禽兽不如。

明明是在骂他,霍昀却眸色一松,慢慢松了手,将瘫倒下来的人接了个满怀。

就在此时,卧室门被敲响。

“先生,”手下恭敬的低着头,“付少晕过去了。”

霍昀抱着莫笙笙,那双眼睛几乎要洞穿她的身体,带着审视。

莫笙笙低垂着眼睛,奄奄一息。

半晌,霍昀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扔到付家门口。”语气随意的宛如在说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是!”

她骤然松了口气。

别墅内外重归寂静。

霍昀把她放在床榻上,拿过一条帕子,细细的擦拭她被付星辰牵过的那只手,眉眼间带着厌恶,力道极大。

白瓷般的手腕被擦得通红刺痛,莫笙笙一声不吭,默默受着。

随手扔开帕子,霍昀面色阴沉:“没有下次。”

莫笙笙没有说话,眼瞳一阵颤动,就像春日里的湖水泛起涟漪,惹人怜惜。

他望进她泫然欲泣的眼睛里,嗓音不紧不慢:“他能不能活,取决于你。”

“......是。”莫笙笙闭了闭眼,两行清泪慢慢淌下来。

关门的声音响起,那令人窒息的压迫感瞬间消失无踪,莫笙笙枯坐在床上,对他的恨却是翻江倒海,全部堵在心口。

总有一天,她一定要抓到霍昀的软肋,让他付出代价!

霍昀不在,莫笙笙异常乖觉的下楼吃饭,像一个没有情绪的纸片人,岚姨说他今天可能不回来睡,她才松了口气。

这一天过的浑浑噩噩,哪怕在睡梦中,她耳边也总回荡着付星辰的惨叫,睡得并不安稳。

因此当床边一沉,有力的臂膀将莫笙笙捞进怀里时,她几乎立刻就惊醒了。

她一动不动的躺在霍昀怀里,浑身僵硬。

霍昀看了她半晌,似乎有些无奈,低头吻了吻她的鼻尖:“睡吧。”

他似乎疲惫至极,不一会,耳边就传来均匀沉稳的呼吸声。被陌生的男性气息包围着,莫笙笙在他怀里慢慢睁开眼睛,一夜无眠。

天光大亮,霍昀出去晨跑,莫笙笙才勉强睡了片刻。

这似乎只是噩梦的开始,她却根本没办法习惯,每分每秒都受尽折磨。

“小懒猪,太阳都晒***了,还不起床!”

有人“刺啦”一声打开了窗帘,眼前一片白光,莫笙笙惊坐起来,看向床边:“妈妈?”

是岚姨。

过去无忧无虑的生活已经远去,她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醒来。

面目慈祥的妇人愣了愣,对莫笙笙霎时间落了满脸的泪视若无睹,笑眯眯道:“快起来,莫小姐,你现在下去还能见到先生。”

“能被先生这样看中,陪在他身边的你还是头一个,有些事当时不珍惜,失去之后才会后悔......”

抹了把脸,莫笙笙冷冷地打断她:“知道了。”

明明身上干干净净的,穿着和霍昀同款的丝绸睡衣,可她就是觉得自己脏了,慢腾腾的洗了个澡,足足洗了快半个小时,下楼时,霍昀居然还在。

他看见莫笙笙便放下手头文件:“过来。”

拖着步子走到餐桌旁,莫笙笙看见今天是过去她家中常吃的那种鸡汤小馄饨,心头越发郁猝。

吃了几个,她便觉得有些反胃,轻轻将碗一推:“我吃饱了。”

霍昀眉心几不可察的一皱,却没有发作,耐心十足的等她擦完嘴,推过一张黑卡。

“去崇光百货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下午三点,我带你去澄湖度假村。”

“去度假村做什么?”莫笙笙愕然抬头,清澈的眼睛里没有半点喜悦。

“自然是度假。”

在莫笙笙孤疑的目光中,霍昀漫不经心的笑了笑,眼中带着寒凉:“在你曾经最喜欢的地方,总能想起一点什么的。”

......

崇光百货是霍家旗下的,黑卡也只有那么一张。

两个保镖、一个司机、还有霍昀的女助理陆阮,这些人和导购一起,恭恭敬敬只为莫笙笙一人服务,听上去尊荣无限,但此刻莫笙笙只觉得这里是另一个浅湾别墅。

哪怕霍昀人不在这,她也有种时刻被他盯着的错觉。

随手挑了几件,被送进vip试衣间,她独自在浅色地毯上枯坐着,迎来片刻***。

旁边隔间的帘子突然被拉开,一双温暖的手捂住她的嘴:“别叫!”

莫笙笙一愣,眼泪边止不住的往下涌,恨不得嚎啕大哭。

她抽泣着小声唤道:“妈......”

“嘘!”傅月兰一下下抚摸着女儿的背,也落了泪,声音却镇定:“别哭!这里到处都是霍家的人!”

捧起莫笙笙的脸,傅月兰神色郑重,语速飞快:“星辰被人丢在付家门口,浑身是血,他被打断了腿,不过...好歹捡回一条命,刚被医院抢救回来!”

她言简意赅的几句话,不知略去了多少凶险。

莫笙笙几乎要瘫坐在地上,嗓子里干涩的紧,眼睛突然一亮,***握住母亲的手:“妈,我们报警吧!”

相关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湖北体彩网